是法律殺死了一位社會大眾普遍認為的好醫師!是我們畸形的社會制度,辜負他的救命熱血與勇氣、辜負十幾年培育一位醫師花費的龐大社會成本。法律也殺死了我們普遍認為的公平與正義、殺死了絕大多數好醫師「行醫的勇氣」。

文章轉自: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358888637496228

你知道嗎?動動手指、按一個讚,是喀擦灑下一粒芝麻般的細小種子。掉進在這塊充滿大家的關心的土壤裡面,有一天會勇敢衝破雲層般的泥土,漸漸翠綠的長高,織成枝葉,變成高高的樹木。

      期待有一天,大家都能在這座森林中,安心、快樂地奔跑。

      這幾天來,「醫勞盟」在大家的努力下,像大家愛護與疼愛的胎兒般,越來越像樣與漸漸成形了。但也有一些人發出了擔憂的疑惑:「按一個讚、和網路串連,真的有用嗎?應該要直接上街頭或修法吧?」

      對此疑惑我想說的是,許多行動「醫勞盟」早就悄悄在做了!第一次籌備會議已經結束;宣傳影片在熱心組員幫忙下,也已徒手自力的完成;許多次的、絞盡腦汁、與相互鼓勵、消除彼此焦慮的討論,也一次又一次的進行當中。

      希望大家不要以為按一個讚,只是虛幻的數字升高。按一個讚其實是一個非常重要、且一定需要的「起頭」,一切行動要從這發動與開始!

      因為按讚之後,大家facebook的牆上,才接收得到「醫勞盟」的訊息,不管之後要努力推動修法、還是上街頭,我們都需要經過這個平台,聯絡與團結大家,並廣納意見與討論。

     以前聽班上同學說,他很喜歡在生活中加一點點浪漫,有時候跟女朋友逛街時,女朋友看東西,他消失了一會兒,女朋友轉身時,發現他手上就握了一小朵美麗的鮮花。年輕時以為這是最大的浪漫,現在卻覺得「最大的浪漫」,是把虛幻的想法,落地成為實際的行動;也是去徒手實現、推動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今天門診,我有一個九十歲的老病人,看完病後他跟我講了一句很有智慧的話:「如果醫師可以醫治好所有的病,那人就都不會死了。」

      幾年前,一個婦產科楊醫師,因纏訟多年的醫療糾紛、過勞致死,後來終於證實是醫學上「無法避免」與「預防」的羊水栓塞,導致產婦死亡。網路上許多楊醫師從前的病人,都稱讚他看病很有耐心、學問豐富,都很悲痛、失去了這位仁心仁術的醫師。

      是法律殺死了一位社會大眾普遍認為的好醫師!是我們畸形的社會制度,辜負他的救命熱血與勇氣、辜負十幾年培育一位醫師花費的龐大社會成本。法律也殺死了我們普遍認為的公平與正義、殺死了絕大多數好醫師「行醫的勇氣」。

      曾幫助玻璃娃娃的人,被判賠了兩千萬,引起社會大眾的憤怒與躂伐。還好最後法律還是兼顧情理法,終於從最初判賠「兩千萬」,改判了「無罪」!這精神仿效了在美國和加拿大,「好撒瑪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此法是給對傷者、病人的自願救助者,免除責任的法律,在於使人做好事沒後顧之憂,不用擔心因過失造成傷亡而遭追究,從而鼓勵旁觀者對傷、病人士施以幫助。

      努力懷有勇氣與熱血救命的醫師,絕對不應該被判賠三千萬,因為這個如果大家都默許它成立,以後沒有人會願意開危險的刀,就像以後沒有人會願意背玻璃娃娃下樓梯是一樣的!

      醫療崩壞的速度,已經超乎我們的想像,土石漸漸下滑,要追上它的速度,只能用賽跑的。

      高雄長庚醫院,招募外科醫師已經掛零;全省每一家醫院,五大科醫師都已經收不滿;剩下的醫師行醫越來越膽小、保守,許多高風險的瀕死病人成為人球,哀嚎與眼淚,蒸發隱形在看不到的地方。

      我們要努力賽跑追過崩壞的速度了!需要懂法律的出意見、需要美術強的畫漫畫、需要口才好的上媒體、需要商人為醫勞盟生產宣傳的商品。像我這種只會寫字的,也只好寫幾個字,拋出一點磚塊,以為可以吸引寶玉進來。

      最大的浪漫,是把你的才能,痛快、實際的落入土壤,真正的發揮成長成森林的影響力。

      那個才叫你的「才能」。真正有血液流動跟長肉的才能。

      不要以為你還是剛進醫學大學的醫學生,要努力念神經解剖學、all pass比較重要。你現在努力推動的,不管是修法還是上街頭,等到漏洞百出的制度修繕成功的時候,剛好就是你出來執業的那一天。你當然可以選擇、繼續努力苦讀難念到夭壽的神經解剖學,選擇繼續忽略革命。不過等你出來執業的那一天,你念的神經解剖學、會全部都白念了!因為你不敢再幫病人開腦,只好跑去美容診所、重頭學習如何打肉毒桿菌。

      不要以為你是一般民眾,這件事跟自己無關。有一天你的手指被機器壓斷,就算有百分之三十的可能、接的回去,醫師也寧願選擇不要幫你接,直接幫你截肢,因為醫師已經沒有了「行醫的勇氣」。害怕辛苦半死開好了手術,同時也被病人嫌的半死。更害怕百分之七十的機率、接不回去手指之後,被病人告上法庭、賠償百萬。所以他告訴你:「我無能為力,無法幫你接手指。」於是你捧著一百萬,也沒有醫師要幫你接手指了!本來理所當然開放二十四小時的急診,因為急診醫師缺乏,已經無力支撐,有的只開到晚上八點,如果你或親愛的家人、半夜十二點車禍大出血,也只能向上天禱告祈求,因為急診、已經關門了!你親愛的妻子懷孕了,幫她細心看病、你很信賴的好醫師,你不知道他哪一天會被悲憤的家屬一狀告到法庭,再也無法努力安心地幫你看診、照你的寶寶的超音波。

      其實我們什麼都不求,只希望未來的醫護人員,都可以繼續有「行醫的勇氣」。

      就這麼平凡又簡單的願望。

  你知道嗎?動動手指、按一個讚,是喀擦灑下一粒芝麻般的細小種子。掉進在這塊充滿大家的關心的土壤裡面,有一天會勇敢衝破雲層般的泥土,漸漸翠綠的長高,織成枝葉,變成高高的樹木。

      期待有一天,大家都能在這座森林中,安心、快樂地奔跑。

  九把刀的小說中有句對白:「要用想打出全壘打的力氣去想,知道嗎?」

      按一個讚,沒有用嗎?

      不,那是最不可缺少、最重要的,一個起跑點!之後,我們才要開始全力賽跑,贏過醫療崩壞的速度!

  我們能做什麼?希望每1個人,能傳給10個好朋友,只要幫「醫勞盟」按個讚!簡單一個步驟而已

      https://www.facebook.com/TMAL119

      哇!好像快破萬了,大家加油!  

  另招兵買馬,有小才能想貢獻的,會漫畫的、懂法律的、口才好的,直接在上面留言,和大家一起努力!

 

醫勞盟 (TMAL):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

(Taiwan Medical Alliance for Labor Justice and Patient Safety)

 
 
<初次來訪建議閱讀> 
 


    全站熱搜

    黃煜晏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