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lative-care  

一個大腸癌合併肺部轉移的病人,前天查房時,問他,你有沒有什麼心願?他說:「我好捨不得我的父母,從小他們就最疼我,從小到大我都沒生什麼病,為什麼一次生病就這麼嚴重。」

喘不過氣的他,戴著氧氣罩,握着主治醫師的手,眼淚不停流下,隔壁她的先生別過頭去,眼眶泛淚。

「這次我要是能度過這一關,我一定會買一個大蛋糕請病房的大家吃。」但我們都知道,他的情況已經越來越差了,這次回家,可能撐不了幾天,我別過頭,不讓眼中的淚水流下。

剛剛打電話回家,聽到爸媽說今天又去哪裡玩,去哪裡吃飯,聽到他們的聲音,真好。

 

今天值班,已經送走三個病人了。

還是沒辦法處理自己的情緒,在醫院明明已經經歷過那麼多生老病死,但看到死者的家人慟哭,心裡還是會有想哭的衝動。 

有人說:「會哭的人,表示他的心還活著。」

希望我從醫的生涯,心都不要死去,我會努力。


其實死亡,真的離我們很近,生與死的距離,也不如我們所想的那樣,

經歷過安寧,急診,真的會覺得,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想說明天再做,因為,你不知道你的明天,會怎麼樣?

想做什麼,就要努力去做,在當下。


後記 (5/9)

這個病人今天凌晨,還是撐不住,走了,

臨走前,看著他很不甘心的大口吸着氣,

從屏東趕上來的正在當兵的兒子在床邊幫媽媽拿著氧氣管,

先生眼淚早已流乾,

他說:「黃醫生,麻煩你幫他減輕他的痛苦,會讓他負擔的治療就不要再做了,只要讓他舒服,他已經痛苦好久了。」

再過幾天就是母親節,

但他們,

以後再也沒辦法跟媽媽一起過了...


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能過得很好


 

<初次來訪建議閱讀>

誰是 非洲魔術醫師 黃大胖?

 


全站熱搜

黃煜晏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