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周末我達成了期待已久的心願
體驗真正的非洲生活,原始風貌,沒水沒電,只有滿天星星跟濃濃的人情味
雖然說非洲已經比台灣落後很多,但還是比我想像中的先進,有冷氣,電冰箱,紅綠燈,甚至還有ADSL,從來到這邊之後,就一直很想體驗真正的布吉納人的生活,真正鄉下,真正原始的體驗,跟團部內的雇工討論了很久,tamani跟yaya跟我們說,可以到他們小時候住的村莊,沒水沒電,比我們去義診的村莊還要落後,上星期周末,終於有機會一償宿願,前往MANA。

星期五下午先行前往村莊處理事情,離開市區一公里,彷彿好像落後了一個世紀,到了MANA,迎接我的是熱情的人們跟滿滿的星星,夜晚有點涼,但不冷,很適合在門外聊天,泡杯茶,吃個Omelette,超享受。晚上出門去跟大家打打招呼,大家都超親切的,路上一盞路燈都沒有,只有零星的幾個油燈在路邊,昏昏暗暗的,帶著一絲寧靜,還有嘴巴咬著手電筒騎腳踏車的人們與我們相伴,一邊散步一邊學習他們的語言,他們那個村莊是另一個民族,說的是另一種語言,叫做Dafin(不知道這樣拼對不對^^"),小雜貨店還開著,老闆親切的招呼,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全,什麼都有賣,應該是MANA當地的小北百貨吧。

躺在椅子上,望著天空,喝著非洲泡法的中國茶,流星一顆接一顆,銀河好美,可惜稍縱即逝,都來不及許願,眼睛捨不得離開,看著天空看到出神,到了一點多才依依不捨去休息。

隔天早上一起床,yaya的朋友帶我去繞繞,跟村長打聲招呼,一路上大家好像在看珍禽猛獸一樣的看我(是來到麻豆鱷魚王了嗎?),大概他們很少見到外國人吧,小朋友一個一個跟在我身後,我一轉身他們又害羞的跑開,整個村莊雖然寧靜,但隱隱中似乎有一股熱鬧之氣即將爆發,為即將到來的慶典做準備。





跟世欽,海瑞會合後,第一天早上慶典的面具,在非洲鼓的領軍之下,浩浩蕩蕩的朝我們住的地方前來,要來跟我們打聲招呼。

第一眼看到的時候真的是嚇了一大跳,怎麼可能,怎麼會有這樣的裝扮,好扯喔! 說不上來的感動,心中整個很震撼,有一股想流淚的衝動,海瑞他們都說我太誇張了,可是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跟面具心靈相通吧!



面具有分兩種,第一天這種是用編織的,第二天那種是木頭雕刻的,兩種面具不能相見,不然會有人死掉,在村子裡面有一個國王,是由他決定面具能不能出來,他要是說不行,就是不行,就算面具出來了,我們也不能亂拍照或攝影,還要問天,老天答應了才可以。第一天這種編織的面具比第二天那種更累,全身綁滿了樹葉,緊緊的綑綁,有多緊?聽說是手拉著繩子,腳踩在你身上,拉到極致,非常緊,連小便都沒辦法。他們用的樹葉是特殊的樹葉,是秘密,一般人不會知道,在前一天的下午到樹林尋找,慶典當天凌晨就要開始著裝,一片一片纏在身上,慶典結束後就要殺掉面具,所謂的殺掉面具就是把樹葉燒掉的意思。tamani告訴我,這些面具的意思其實是公雞,編織的那一片是雞冠,有尾巴,打扮成公雞的樣子,在慶典的時候,大家到樹林中把公雞請出來,結束的時候要把他帶回樹林中殺掉。



在我們家只是開場白,跟我們說聲hello而已,真正的慶典是在當地的國小舉行,面具會輪流出來跳舞,跳舞的時候我更是震撼,全身微微顫抖,看著他們綁著全身的樹葉,頂著很重的面具,跟著鼓點,快速的踩著傳統的舞步,節奏分明,毫無保留,跟泥土一起呼吸,跟白雲一起逍遙,我身體裡的血液好像也跟著他們一起沸騰了起來。





下午我們去攀登他們村裡的一座小山,看起來不太高,但上面的平原大到可以在上面踢足球,山路陡峭,我爬的零零落落,但身邊一個一個黑人小孩,像在走平地一樣快速的攀爬,上天賜與他們俐落的身手,成為奔竄原始叢林的獵人。居高臨下,風景好不秀麗! 偶而出現的幾顆大石,還有大到可以躲下整個村的防空洞,防空洞裡的秘密傳說,讓這座小山增添了不少的神秘色彩。



晚上10點開始,有一場狂歡的舞會,一路舉行到隔天早上,氣氛很熱鬧,隔壁幾個村莊的人都聞風而至,令我覺得奇怪的是,舞池裡的小孩子真的好多阿,怎麼都是小孩子,而且一個比一個會跳舞,有人說黑人體內流著舞蹈跟音樂的血液,真是一點也不假。

隔天早上出來的面具也很酷,這是第二種面具,木雕的面具,雖然不是綁滿樹葉,但氣勢也不輸人,面具的表情活靈活現,不怒而威,讓人不敢直視。非洲的舞蹈是粗曠的,是生氣勃勃的,是不計小節的,會讓人不禁想脫下鞋襪,加入他們的行列,或也學他們戴上奇形怪狀的面具,脫離凡俗,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下,在遼闊的草原中高歌狂舞。



要離開了,村長及村中的長老們到我們住的地方來歡送我們,真的很謝謝大家的熱情招待,讓我有了一個全新的不同的體驗。沒有電,只能買一個蓄電池充電使用;沒有水,喝井水或幫浦的水;洗澡沒有蓮蓬頭,只有一個水桶,用手慢慢撥水起來洗;整個村莊只有一台冰箱,剛好壞掉,這兩天都只能喝溫溫的可樂跟濁濁的幫浦水;不是到處都有手機訊號,要打電話的話,要繞來繞去找有訊號的地方;不是沒一家都有廁所,要上大號到樹林去,找黃金比較少的一棵樹,躲在旁邊上;累了也沒辦法睡午覺,因為每1秒會有3隻以上的蒼蠅停在你身上;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從來沒經歷過的。

從繁華的台灣到原始的非洲部落,心中總有強烈的感觸,到底誰是真正滿足?誰是真正快樂呢?是城市漂亮建築裡沉迷於西方文化的人?還是蹲在泥土屋前,喝著dolo,唱歌跳舞的土人?

藏在黝黑皮膚下的原始心靈,或許因為他們的慾望僅僅是一些平凡的編織串珠妝飾吧,他們的笑聲也格外的開朗。


更多照片請見此

影片請見此

全站熱搜

黃煜晏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