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竹縣後山駐診
看診的病人,大多是原住民
圍繞在耳邊的,是原住民語
新認識的朋友,也都是原住民
聽到很多原住民的故事
有些很有趣,但大部分是心酸...

新竹縣尖石鄉這邊可以分為前山跟後山,以宇老為界
後山因為交通不便,地處偏遠,任何資源都相當缺乏

十幾年前
還沒有政府的偏遠醫療計畫
還沒有馬偕的醫療團隊駐診
離後山最近的醫療院所是尖石鄉衛生所及那附近的兩間診所
從後山的部落開車下去,至少要一個半小時
更別提那時候根本路都還沒修好
從司馬庫斯到我們現在所在的秀巒這一段路全部都是泥巴路
而且一趟的油費就要500元,來回就要1000元
還有醫藥費還沒算進去
山上的居民怎麼負擔的起

所以當時後山的居民要是生病了
只能放在家裡等死
有一位鎮西堡的老伯伯對他兒子唯一的交代
就是希望他能夠在山下竹東買一棟房子
因為他不希望自己家裡面還會有人像他的爸爸一樣,因為得不到即時的醫治而死在家中
他希望他的後代們能夠得到很好的醫療照顧

之後馬偕的醫療團隊進來了
在後山的秀巒設立長駐的醫療單位
後山的民眾生病了再也不用長途跋涉,不用在家裡等死
從最遠的司馬庫斯過來只要40分鐘的時間,就可以得到完備的醫療照護
內外兒婦科的疾病,甚至是急診,外傷,我們都可以處理

上個月有一起車禍,傷者左小腿被車子撞到,整塊肉被撕起來
我們幫他做了緊急的處理,幫忙安排轉介到新竹馬偕醫院治療
後來傷口癒合不好,我們勸他再下山治療,他不肯,因為沒有錢
但我們幫他連絡社工,用我們的車子載他下山,進行清創手術之後,現在每天回來我們這邊換藥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沒有我們在這邊幫他每天換藥,他會自己利用無菌技術換藥嗎?
到後來一定是發炎,感染,最後就是截肢...

"我的命是馬偕救回來的" 他用母語跟我們的護士說

他本來是一個常常喝酒喝到醉醺醺,警察眼中的頭痛人物
現在戒酒了,每天很乖的來換藥,開給他的藥物也開始按時吃
他本來一直都不願意下山,就算我們都已經幫他安排好了
一直到下山的前一天,他還是跟我們說他要再考慮看看
他的堅持,讓當時的我們無計可施
但,隔天早上,他出現了,提著一個大包包,一跛一跛的走進衛生室
認識他的人都說他改變了,我也感受到了...

要改變整個部落的生態是不可能的
因為已經是好幾百年的流傳
勤勞優秀的原住民很多
但是
愛喝酒的還是愛喝酒
不找工作的還是不找工作
如果一直看部落的黑暗面,怎麼樣都開心不起來
我覺得..
只要我改變了一個人,他就會去改變下一個人
不要想太多,做就是了!



<初次來訪建議閱讀>
誰是黃大胖?







黃煜晏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